立即打开

湖北网友给中央写建议信 半月后接中南海电话

通话记录

原标题:“海里”来电话

引言:2014年7月1日,十堰网友“晨曦”(城区某局干部)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封信,没想到时隔半个多月接到了一个来自中南海的神秘电话……8月10日,思绪难平的晨曦将此经历以《“海里”来了信》为题,发在光明社区自己的博客上。

2015年6月初,光明网总编无意中浏览到晨曦的这篇博文,认为此文是一篇很好的“三严三实”实例性报道,光明网拟隆重推荐。于是总编亲自联系上晨曦,让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写下来。6月15日,光明网以《“海里”来电话》为题,专门配发了编者按,在“光明时评”频道“今日推荐”栏目头条推出。以下是全文——

光明网:“海里”来电话

【编者按】2014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安徽代表团审议时提出“三严三实”的具体要求。要求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做到“既严以修身、严以用权、严以律己,又谋事要实、创业要实、做人要实”。一年多以来,通过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活动的深入开展,这一讲话精神在全国各地产生了强烈的反响,守纪律讲规矩、真抓实干等成为党员干部的共识。

作为一名基层的领导干部,光明网的资深网友“晨曦”结合自身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中的经验,就用人工作方面的建议向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,并通过邮局寄了出去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建议很快得到了来自中央机关的电话答复。

中央提倡“三严三实”,网友虽远在基层,却亲身感受到了习总书记对“谋事要实、创业要实、做人要实”的率先垂范。现将网友“晨曦”撰写的《“海里”来电话》全文刊载,以飨网友。

作者:晨曦

快到“七一”了,与大家分享一件去年这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。

我是光明网网友,在光明博客“入住”已有八年。由于受“位卑不敢忘忧国”这种传统政治情操的影响,工作之余喜欢思考某些国家层面的东西,并给中南海领导两次写信,汇报自己在研究领导与用人问题上的想法与建议。不曾想,这其中还发生一件我意料不到、外人不知的新闻。

起因是2014年“七一”那天,我从邮局直接给习总书记寄了封快件,内容是建议结合正在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对用人工作进行一次专项治理。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,是因为当时教育活动以聚焦反对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、享乐主义、奢靡之风为主,对社会深恶痛疾的用人顽疾下大力整治。有一组数据可以说明开展这项工作的重要性:2013年9月,一轮中央巡视工作进入收官阶段时,10个派驻各地各单位巡视组交出的“问题清单”全部涉及干部选任问题;2013年11月四轮中央巡视结束,47个巡视点中仅3个巡视点没有涉及官员被查,其余44个巡视点被调查官员数量多达436人,而已经见诸报端网络的薄熙来排斥异己、徐才厚卖官封爵、周永康任人唯亲这些权力高层的丑闻,更令国家用人乱象不堪卒读,触目惊心!

所以我认为,用人环境是国家政治生态的重要体现,直接关系到党的风气健康与否,完全应该结合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加以整治。因此我在写给习总书记的信中说道:“用人工作关乎导向、关乎发展也关乎民心,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政治路线确定之后,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。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大量贪腐案件表明,经济腐败无一不与用人腐败相联系,而且往往是一案一窝,动辄牵连数人或十几人,涉及一个地区或者一个系统,这里面,掌权者我行我素、权力异化、大力培植亲信是重要原因。

事实表明,用人腐败所造成的社会危害程度更大,如果只满足于案件查处,不从制度层面去深刻反省和治理,那么,用人腐败只会像经济腐败一样前‘腐’后继。”为此我提出建议:“开展用人专项治理,就是要牢固树立健康正确的用人观和2014年全国组工会议确立的用人导向,切实贯彻执行新修订的《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》,像刹‘四风’一样狠刹用人方面的任人唯亲;就是要坚决纠正官场久治不绝的‘选人用人潜规则,奥妙全在工作外,埋头苦干熬白头,跑官要官进步快’的顽疾;就是要抓案例教育、导向纠偏和制度重建,在用人上净化圈子,清理条子,封堵路子,打开正门,让埋头苦干的德才兼备者不再失望,让歪门邪道的投机钻营者不再风光,给社会一个好承诺,给群众一个好答卷,给干部一个好交代。”

这是我近年来第二次给习总书记写信提出工作建议了,2013年那次所提建议也与用人相关,并且在当年全国组工会议上得到体现,光明网为此还做过专访,南方周末也邀请我写过一篇体会与感想性的文字。但稍感遗憾的是,上次建议虽被采纳,却始终没有接到过任何回音。后来想想也属正常,因为总书记工作千头万绪,日理万机,一封基层来信中提到的建议能够转到有关部门采纳已属不易,希望一定要有个回复性的文字,有点强求了。

然而这次我得到了回复!回复人直接与我手机通话,不是总书记,而是一个至今我说不准姓名与单位的人。

那是7月21日中午时分,快要下班时我手机响起,打开电话听到一个很有礼貌的男声:“您是某某同志吗?”在得到我确定回答后对方又问:“您是不是给中南海寄过一封信?”我说:“是的。”电话里说:“信件我们收到,谢谢您!来信内容已整理成摘要报领导和有关部门……”似乎是为了消除我的疑惑,证明事情为真,电话中他还特意复述了我信里所写的一些文字内容。

没错,是我写的东西,这位同志显然认真阅读过我那封信。但我心里有个“结”却没有解开,于是问他:“去年我也给总书记写过信,提出的建议全国组工会议和条例修改上都有体现,可为什么没有接到过这种电话?”

电话那头解释说:“信件内容不同,处理方式不一样的。”

我立刻又接了一句:“我想问一下,寄给总书记的信能否到他手里?”对方一笑:“总书记多忙啊……”后面的话没有再说,给人留下一个很大的想象余地。

不过这几句话还是让我听出了一点“话外之音”,我终于知道,即使写给同一位领导的信,处理方式可能也会不尽相同,有所区别的。当然这并不是我最想了解的东西,为了不失掉机会,我在电话上又向对方请教了几个问题,其中在问到教育活动为什么不把用人纠偏列入主要内容时,他这样解释:“中央肯定有通盘考虑的,目前主要是抓党风,党建方面的问题将在随后系列活动中逐步解决……”这里,他引出“党风”和“党建”两个概念,按我的理解,这位同志显然是把反“四风”归入在抓党风中介绍的,而用人,放在了抓党建范畴里。

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表述,概念细分准确,不熟悉情况的人一般做不出这种解释的。听他如此内行,电话中我特意询问他工作在哪个部门,他说他是国家信访局,再问是哪个处室,没想到他拒绝了:“对不起,我们有工作要求,这个不能告诉您。”

然而,事后登录国家信访局网站,我发现,那上面各司处的工作职责和业务范围交待得一清二楚,任何人都可以随时查阅的。再调出手机上的电话记录我才注意,原来,这次通话对方电话号码与归属地都是“未知”,显然信息经过屏蔽做了特殊处理。

这是我迄今接到的非常意外又非常神秘的一个电话,说意外在于电话来自中南海,而那位打电话的同志,究竟如他所说是来自国家信访局,还是有意隐藏了自己不便表露的其它身份?这让我每每回忆起来多了一层神秘感。外人不知,其实在接到这个电话之前,也就是快件发走的第三天即7月3日,我手机上就收到过一封短信,告知“国家信访局已签收”。一封信作两次回复,这不是太让人受宠若惊了?还有比这更意外的是,当时电话里对方透露随后将开展党建方面的“系列活动”,我以为就是说说而已,没想到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结束后开展的许多活动,比如在反腐与用人上开展的专项巡视工作,比如在增强执行力上开展的讲政治懂规矩守纪律主题活动,比如在增强党性观念上开展的“三严三实”教育……这一切一一都得到了具体验证。所以一年来我总在想,打电话者究竟来自哪里?他是何人?如果是国家信访局,他怎么会把“系列活动”预测得这么准?如果是熟知中央情况的同志,那么他来自领导身边,还是来自哪个工作部门?

另一个让我感慨的是,国家最高层对一封基层来信如此重视,专门安排人员反馈信息,并对提到的问题给予耐心解答,它生动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:在转变作风方面,中央机关和工作人员确实在从自身抓起,而且由不起眼的小事入手,有了实实在在的改进。虽然这一点还不能说明作风转变的全部问题,但与细微处见精神,事情虽小,百姓从中真真切切看到了行动,受到了鼓舞,更受到教育。

还有,这次8分25秒的通话也让我感到,高层与百姓的联系,其实并不那么遥远,也不那么神秘!

打开APP阅读全文
精彩推荐
正在载入...
暂时没有数据
热门跟帖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并参与评论

分享成功
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