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打开

“第二次长沙大捷”之后,蒋介石为何在会议上责骂与会将领?

本文作者张宪文,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,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,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,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。

在第三次南岳军事会议上,蒋介石特地用一次训话时间对国民党高级将领的畏敌怕死、争权夺利、骄奢淫逸大加谴责。他说,几年来日军已渐趋疲惫衰弱,而中国士兵的装备、数量及质量均有进步,然而中方却仍吃败仗,证明中国军队实在太无用、太怯懦,而部队没有战斗力的根源就在于高级军官的腐败。

蒋介石

蒋介石重提两年前他在第二次南岳会议上的训词,称国民党的高级军官升得太快,其精神修养与学问能力,“实在不配担当现在这样高级的职务和阶级”。然而,他们却无自知之明,一旦“有了势力与地位,就目中无人,矜骄自满,以为什么人都不能教训我,甚至正言不入于耳,过失无从自知”,对上欺瞒敷衍,对下恃职傲物,不学习,不研究,不求上进,平时不严格训练部队,战时畏敌如虎,更有甚者,腐败堕落,赌博,利用经济封锁走私谋利,前方军官竟随军携带家眷等,造成军心涣散,士气不振,打起仗来必败无疑,“自误误国”。

蒋介石责问与会的将领:“像这次长沙会战,我们有这样雄厚的兵力,有这样良好的态势,我们一定可以打败敌人,一定可以俘虏敌人很多的官兵,一定可以缴获敌人的无数的军械!即使没有一万,也应该有一千!一千没有,总要有一百!一百没有,少而言之,也应该有十人,但是现在连十个俘虏都没有!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职守?!……现在敌人反而俘虏了我们的士兵,常常穿了我军制服,混入我们的阵地,我们作战于我们国土之内,还不能照样拿到敌军的俘虏吗?”

他同时罗列了国民党军队中的一些不良现象,如病兵、逃兵增加,虐待新兵,伤兵无妥善救护办法,后方留守人员招摇不法,泄露军情,自我标榜,毁谤友军等,严加批评,责令参加会议的高级将领们要接受教训,彻底觉悟,彻底反省,“以后必须改弦更张。以期及时补救”。

第57师指挥李翰卿

会议结束时,对第二次长沙大战各部队依表现进行赏罚,对第79军首先渡河进攻长沙的两个团等单位及第57师指挥李翰卿等死亡官兵予以奖赏。第58师师长廖龄奇临阵脱逃,经军法审判,予以枪决。第三次南岳军事会议召开于第二次长沙会战之后,当时中国的宣传机器为激励士气正大肆颂扬“第二次长沙大捷”。然而,严酷的战争结果使中国最高军事当局不能不面对现实,在会上较客观地评价会战成败,提出“现在长沙虽然得以保全,但并不能算我们打了胜仗,我们不但没有任何虚荣,而且要引以为耻辱!”

第58师师长廖龄奇

张宪文等:《中国抗日战争史·第三卷》,2016年版。

编辑: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

浙江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萧宸轩

打开APP阅读全文
精彩推荐
正在载入...
暂时没有数据
热门跟帖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并参与评论

这条最新发布的内容,80%的网友都在看

分享成功
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