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打开

南部战区微信公号刊文:《芳华》有瑕疵,但仍然赢得了人心

电影《芳华》历经曲折,今天,终于和全国观众见面。邀上一两好友,先睹为快。作为军人出身的我,是带着极为挑剔的眼光去观看这部电影的,观影后,我对于这部影片整体上是满意的。在娱乐至死的当今社会,《芳华》以其对理想主义的讴歌征服了我。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严肃之作,有瑕疵,但仍然赢得了人心。

严格说来,《芳华》是一部献给军人或曾为军人的公民的一部电影。导演冯小刚和编剧严歌苓都是曾经的军人。因此,整部影片可以看作是两位军人的时代记忆,是对军营生活的追忆,是对理想主义的致敬。电影反映的是部队文工团的生活,但在语境和情感上紧贴火热的军营,能够引起所有军人的共鸣。

冯小刚和严歌苓是聪明的。他们选择了自己最为熟悉的文工团生活来描写军营生活,以冷静和平视的叙述带领着观众,感受着青春激扬岁月的喜怒哀乐。电影在我们熟悉的《绒花》音乐中开场,一群出身迥异,经历各不相同的年轻人,以部队文工团员特有的姿态在排练,她们青春娇美,操练着集体主义整齐划一的舞蹈,和着音乐,以自己的形体动作展示着对革命理想主义的渴求,在军旗的辉映下,她们是那么的热情洋溢,那样的激情澎湃。这是一群行进在理想主义征途上的精灵,是最可爱的人。影片着重刻画了善良而又情感冲动的刘峰,孤独而又执着的何小萍,聪颖而又善解人意的萧穗子。这三个人物,相互印证,又相互诠释着理想主义的真挚和无奈,他们的遭际,让人同情,又让人唏嘘不已。他们是理想主义者,又都是理想主义祭坛上的牺牲。他们是英雄,是凡人,有共同的闪光点,又有各自的人性弱点。刘峰因一时的冲动,被发配到边疆连队,最后,在战场上,为了证明自己,负伤后拒绝后撤,以热血捍卫自己的尊严。何小萍在战场上,面对被火焰喷射器烧得面目全非的战友精神崩溃,在慰问演出的夜晚,身着病号服的何小萍在草地上独舞,月光如水,人似仙子,我却分明看到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孤独的灵魂,在理想主义的语境中,唯其孤独,所以崇高。那一刻,我泪流满面。

《芳华》的最可圈点处,我认为是以写实的手法,为我们记录了1979年代边境自卫还击作战,反映这一重大军事行动的影视创作,审查相当严格。应该欣赏冯小刚的勇气和良知。《芳华》的战争戏,尽管只有短短的十分钟,却是全剧最精彩的部分,可以说,如果没有这场战争戏,《芳华》只是一部反映部队文工团员生活的情感片,有了这场戏,《芳华》则成为一部理想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完美结合的大剧。这场战争中以长镜头,描写了刘峰带领骡马队向前线运送弹药和药品途中遇袭的经过,战争的惨烈,我军战士的英勇,表现得淋漓尽致,可以说,正是在枪林弹雨中,在血与火中,理想主义才得以升华,才有了存在的价值。那种战场上的血肉横飞,那种面对死亡时的无奈,那种荡然于胸的英雄气概,是抗日神剧表现不了,也不屑表现的。理想主义必须根植于现实,必须在现实主义的观照中发扬光大。任何脱离现实主义的理想主义必然走向空想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。在现实主义的血的沃土中,开出绚烂的理想主义之花,是《芳华》得以成功的重要因素。

《芳华》是写实的。它直面现实,不迴避,不美谥。电影被勒令重剪后,冯小刚是压抑的,是过于冷静的。但在冷静的叙述中,冯小刚又是愤懑的。影片的结尾,当残废军人刘峰因为做生意的三轮车被联防队员没收,并面临敲诈勒索时,面临殴打时,适逢战友看见。战友含泪一声怒吼:你们竟然敢打残废军人,敢打战斗英雄。此时,我的心隐隐作痛:在这金钱至上,道德沦丧的年代,这样的事情还少吗?对军人,对英雄缺乏应有的尊崇,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通病,前几年,不是还有人在烈士陵园办狗展吗?保家卫国,流血牺牲是军人职责,军人本色,可是,让军人流血后再流泪,就是万万不应该呀!《芳华》在批评上,是内敛的,甚至,是一笔带过,但是,把理想主义旗帜放在角落里,挪揄之,践踏之的社会现象,值得我们深思。我们需求得不多,只要那份应有的尊严。

在这个寒冷的北方冬天,《芳华》带给我们的还有一份温暖。影片含蓄地赞美了战友之间的爱情。影片最后,当刘峰和何小萍久别重逢,相偎相依时,我潸然泪下。诚然,他们没有名份,没有那张证明关系的婚书,但是,他们的爱情是崇高的,是需要被仰视的。那种战友之间的爱情,是心心相印的,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,是超越了世俗成见的,是最纯最美的,是直击人心,也温暖人心的。是理想主义的最直观,最直接,最人间的注解,我赞美这样的爱情,并向往之。

《芳华》是一部成功之作。《芳华》的成功,在于冯小刚们创作态度的真诚,在于他们在这个错乱的年代,对理想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坚守,在于他们对军人人性的深刻挖掘,在于他们对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深刻领会。诚然,《芳华》因种种原因,有许多遗憾之处,比如对战争场面的描写,浅尝辄止,没有更深层挖掘,比如,叙述线索众多,显得凌乱,叙事风格上过于冷静,表现不够有力等等,但是,这些瑕疵,不足以掩盖《芳华》的成功,《芳华》的成功,以无可辨驳的事实,印证着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座谈会中的讲话精神。我们的时代永远不缺乏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,我们的时代永远需要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。坚持文艺为人民的思想,坚守理想主义情怀,就一定会创作出人民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,就一定会得到人民的尊重。芳华已逝,对于我们这些军人,芳华只是一瞬间,但理想主义的芳华永存心中。

(作者王敏,楚人,毕业于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。危机管理专家,文化学者,现供职于国家某部门。)

(原标题为《 王敏:电影《芳华》,一曲理想主义的赞歌》)

打开APP阅读全文
热门跟帖
打开凤凰新闻,查看并参与评论
精彩推荐
正在载入...
暂时没有数据
没看够?去凤凰新闻看更多

分享成功

查看更多